将读书进行到底

人文与社会发展学院 11级汉本1班 石艳艳

  “发奋识遍天下字,立志读尽人间书。” ——题记   

  窗外,迷乱的冷风和着片片的黄叶,印染了整个西天。在如水一样流淌的时光里我满是柔情地翻着那古旧的老书,一泓清茶,夕阳微垂,顿觉诗意无限。

  马克思曾说“与其用华丽的外衣装饰自己,不如用知识武装自己。”古往今来,凡成大事者,必有一友,谓之书。古人常提“三不朽”,立德,立功,立言。在这漫漫的历史长河中,很多东西都会随风泯灭,被岁月沉重的尘土掩埋,只有书忠诚地祭奠着曾经存在过的他们。

  时间,对于年少的我们,是一个模糊的概念。一位哲人曾高度概括地说“我们的一生,在以3种方式对待时间,即浪费时间,消费时间和储藏时间。”磋磋跎砣,我们已把些许的光阴虚度,方才彻悟那所谓的流年,是如同射线般一往无前的倔强。我们每个人都像是一支蓄势待发的箭,知识就如同那张拉满的弓,能否将自己射向远方,要看自己素日里的知识储备了。正如荀子《劝学》篇所言“吾尝终日而思矣,不如须臾之所学也。吾常跂而望矣,不如登高之博见也···君子性非异也,善假借于物也。”知识是一种行走的力量,书籍正是所借之物。通过这个窗口,我们可以用心灵观察世界,抹去些浮躁,淡化些功名,审美地生活。

  书读到一定程度,会愈发感到无知,会有一种对知识的原始的焦虑。感觉自己像个幸福的小乞丐,跌跌撞撞地一路寻觅,力图用知识这一砖一瓦来装修那间支离破碎的陋室,渴望构建出属于自己的那间宏伟的知识大厦。书山有路勤为径,读书固然也要耐得住寂寞,禁得起诱惑,守得住清贫。常常一个人,习惯性地找间教室,静静地坐下,往往记得进去时是太阳高照,出来时早已星光满天,但有一种充实和快乐无法言说。我坚信,一个人重要的不是他有多优秀,而是他能优秀多久。既然目标是地平线,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。

  歌德曾说:“经验丰富的人读书用两只眼睛,一只眼睛看到纸面上的字,另一眼睛看到纸的背面。”泛舟书海,浅吟低唱,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殆。读书贵在经世致用,抽象出哲学与审美的情趣。读书的过程就是倾听与对话的过程。去掉了时空的锁链,拉近了我们的距离,放空一切,无拘无束,用想象这种亦真亦幻的媒介来体悟过去,不断充实着自己的感受性。书籍教会了我几多禅意,就像有些东西,看似空空,透明澄净,实则不空。你见或不见,它就在那里,不移不去。是书籍让我意识到人的视力是有限的,思想是无限的。就像空中的沙尘,它一直存在,而自以为是的我们却以为眼前是空明的一片,当手电筒被拧开的那一瞬,才恍然大悟,有些事情是与眼睛睁得多大无关的,更与强词夺理无关。也许此刻只需一种姿态,寂静沉默,万籁安好。人体的某些感官有时会使我们很得意的“合理”地犯错。一个人,也许要放低姿态,谦卑过活,才能见素抱朴,绝学无忧吧。观念只是一种时间最原始节点上的某些先民思维的胚胎,游弋在历史长河中,在每个个体身上活生生地成长,进化,演绎。最初的那个有话语权的人,他的思想影响了世世代代,我们后来者总是与其观念成相同,相反或部分交叉的态势存在。思想的碰撞,激起了无数耀眼的火花,留下了一部部名垂千古的不朽著作。我们每个人都是前人思想活着的化石,他们的思想浸透在我们的血肉里,那是我们民族文化的根,我们所需要传承的精神财富。鲁巴金曾说:“读书是在别人思想的帮助下,建立起自己的思想。”是啊,我们总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找寻自己的思想碎片。

  每一部书,都是一部历史,一个社会的立体呈现,或悲或喜,或苦或乐,我们看遍人生百态,宠辱不惊。在读别人的时候,又何尝不是在读自己呢?我们在对象的世界里不断地认识自己。书,确实是一面镜子,是对今人应“如何活着”的价值参照。

  “饭可以一日不吃,觉可以一日不睡,书不可以一日不读。”毛主席的这句箴言与君共勉,让我们将读书进行到底。